中华论坛
陈中华:司法不公政令不畅、是国家最大的问题

陈中华:司法不公政令不畅、是国家最大的问题


陈中华.jpg


封面新闻2020-10-10:虞城发布”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关于城郊乡拆迁过程中群众被打伤的情况说明》。说明称,10月9日,有关虞城县城郊乡在拆迁过程中村民被打伤的新闻在网上发布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连夜成立领导组,迅速开展工作,并督导有关部门依法依规调查处理。调查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开。同时,感谢媒体及社会的监督。



此前,封面新闻曾报道,41岁的刁建立是河南省商丘市虞城县城郊乡周庄村村民,9月24日,他刚刚起床,一群人破门而入,对他实施了殴打,造成他7根肋骨骨折。这群陌生人离开后,他前往当地派出所报警,这时家属来电称,他的房子被挖掘机推平。此时,他也获悉,带人冲进家门的是虞城县城郊乡主任科员刘长征。(相关报道:封面底稿|河南一男子遭遇强拆被打断七根肋骨 涉事乡干部曾多次参与强拆民房)


封面新闻记者网络搜索发现,早在2019年底,在距离周庄村两公里的孙门楼村,村民孙先生的住宅也遭遇了刘长征等干部两次强拆。据孙先生透露,强拆住宅的事情,在虞城县城郊乡曾多次发生。10月9日,虞城县城郊乡派出所回应称,刁建立被打伤一事已经立案,现处于法医鉴定阶段,但更多细节“不方便透露”。”刁胜杰说,出事后虽然第一时间给派出所报警立案,但是截止到今天(10月10日),派出所的伤情鉴定仍没有结果。而通过监控视频,刁建立几兄弟发现原来当天带队拆迁的是刘长征。


澎湃新闻2020-09-10:原常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杨猛涉嫌受贿罪等数罪案,9月7日在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2018年4月17日,常州市纪委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杨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在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消息称,杨猛历任江苏省盐城市医药管理局副局长、江苏省南通和常州食药监局副局长,于2011年8月退休。


杨猛案的两名辩护律师斯伟江和仲若辛为被告杨猛作无罪辩护。他们认为,该案的争议焦点之一在于,杨猛及有关证人的证据搜集是否合法、是否存在刑讯逼供。杨猛曾自述在留置过程中经历过“严重的疲劳审讯”“体罚虐待”等。截至发稿,澎湃新闻获悉,该案已连续开庭四天,庭审程序仍在进行中。江苏法院庭审直播网、中国庭审公开网均未对该案进行线上直播。常州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显示,2018年9月,杨猛案数罪并案后,由常州市监委会向常州市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管辖权几番调整后,最终仍由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受理审查所有案件材料。


针对杨猛及其律师的质疑,辩护方庭审记录显示,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曾当庭指出,杨猛被留置调查后曾做过体检,健康检查表证实其身体健康。随后,其曾因身体不适又到医院体检,结果也显示正常。辩方律师、杨猛及其子杨帆均曾向有关部门反映,经过留置调查后,杨猛的一只耳朵已失聪,双眼视力下降,其中一只眼睛近乎失明,右腿膝盖严重受伤,出现重度前列腺疾病,至今仍在吃止痛药。杨帆提供的多份父亲向有关部门的手写举报材料中,也提到了上述遭遇,内容无大差别。材料显示,杨猛还曾尝试请求最高人民法院,希望封存讯问期间的录音录像。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斯伟江称,他和律师仲若辛曾多次向法院请求调取全部录音录像,以证明杨猛受到“刑讯逼供”,却未能如愿;不过部分录音录像已能充分说明,杨猛的有关供述为非法取得,必须予以排除。


值得一提的是,辩方认为徐岳忠有关证言也应当依法排除,理由是徐岳忠亲属曾在与杨猛的通话中提到,徐岳忠被“逼迫作伪证陷害杨猛”“连续审讯、不让休息”等。不过,检方对该录音并不认可,指出徐岳忠本人已证实没有遭到刑讯逼供,认为录音属于串供。为此,辩方曾申请徐岳忠出庭作证,并请求调取徐岳忠讯问录像,未能成功。被告杨猛:自己实名举报“企业造假被包庇”后被抓。据辩护律师介绍,杨猛和家属认为,正是杨猛举报这家公司造假以及常州甚至江苏多名公职人员包庇其造假行为,才导致他被抓捕。


2018年,杨猛曾向有关部门举报称,他和钱璟康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樊金成曾是邻居,并在退休后受樊金成邀请担任公司顾问。但在钱璟康复公司工作期间,杨猛发现钱璟康复及樊金成从事制造虚假医疗器械、坑害残疾人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杨猛还举报,钱璟康复公司与公职人员勾结,以流水线的方式伪造假公章、假报告和假考核。2010年,江苏省食药监局接举报后查实,钱璟康复公司存在六项产品检验报告伪造问题。值得一提的是,中国证监会官网显示,钱璟康复曾于2015年、2017年两次提交招股说明书申请。2017年第二次提交时,说明书披露了三起公司实际控制人及员工行贿国家公职人员的案件,并将其归为“无法完全避免的个人因素”。三起案件的作案时间跨度从2011年至2015年,最高行贿金额达35万元。


杨帆律师plus:罄南山之竹,书罪无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杨猛被要求只能固定体位坐着不许动,头顶强光24小时射灯照射,他还被要求挺胸收腹、保持同一姿势,然后双臂伸直、手心向上。办案人员还经常谩骂、辱骂杨猛,甚至辱骂他的父母。杨猛告诉审判长:我父母早就不在了,也不知道怎么得罪他们的。杨猛还被限制饮食、克扣饭食、禁止大小便,有次只给他一点窝窝头的皮吃,他连吃饭都得坐在囚椅上吃。甚至连打喷嚏、咽口水,杨猛都必须要向办案人员报告。办案人员不准杨猛喝水,以至于杨猛几次都是在厕所里偷脏水喝。其间身穿几件衣服的办案人员还故意把空调开到最低,让只穿一件单衣的杨猛忍受冷风之苦。期间办案人员还拿妻子和儿子威胁杨猛,甚至拿杨猛的孙子高考说事。杨猛哽咽道:“不管怎么样,我孙子总是无辜的吧”?杨猛以泪掩面低泣:“拿我孙子要挟我,我心软了,屈服了,但是我也只是按照他们要求,被迫认了部分礼金和烟卡”。常州市监察委的办案人员薛某告诉杨猛,没有人在这个椅子里撑过3天,极个别撑过7天。大概第三天,杨猛的腿就被囚椅的门钉破皮开始流血了。杨猛在囚椅坐了第140天时,他已经站不起来了。在被常州市监察委留置的156天里,杨猛只有只有一天是被带到医院检查,其他时间全是在那个审讯室里度过,每天要在囚椅上端坐18个小时。坐在囚椅上每天都能听到青蛙一样的噪音,他看审讯台都像是金鱼在里面跳,还总是看到地面上有老鼠在窜…………杨猛开始神情恍惚了。直到医生告诉办案人员,不能让杨猛再坐那个椅子了,再坐腿就没用了,后来他们才把椅子推到旁边。杨猛只感觉到全身散架,骨头由内向外疼痛,让他无法忍受。他当庭控诉:强灯照射、噪音吵闹、疲劳审讯……这是“不需要鞭打的酷刑”。让杨猛记忆最深的是,在2018年4月24日,薛某对着摄像头表示:这个录像法官一辈子看不到,对你有利的我们不用,对你不利的我们剪接下来交给法庭。薛某表示:就是要整你,怎么了?他指着摄像头张开双手说,我就是要叫你生不如死、生不如死…...在2018年7月1日的审讯中,视频监控显示:办案人员透过对讲机遥控看守人员用清凉油5次涂抹在杨猛的脸上。为杨猛涂抹清凉油的看守人员还发出怪笑,清凉油进入眼睛导致杨猛疼痛难忍。直到安全员过来后,才允许杨猛去洗脸减轻疼痛。办案人员马某某在2018年4月26日告诉杨猛,他要在杨猛身上泼硫酸。他还表示:杨猛你狗日的,我知道你没有受贿,我就是办你,办不了受贿,就办失职渎职、办不了失职渎职,就办你巨财罪,我就是要整死你,怎么了?常州市监察委的办案人员还告诉举报人杨猛: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不管是谁,只要关到这地方,就不要想没有罪出去。问题不在大小,案件是办出来的,关键在于态度。杨猛请求法庭继续调取审讯录像,并排除监察委非法取得的一系列证据,同时要求庭审直播。


一位网友说道,反腐成了打击举报人的工具?】因公开举报钱璟康复及樊金成从事制造虚假医疗器械、坑害残疾人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退休七年的原常州食药监局副局长杨猛被查。纪监部门执法权为谁所用?往眼睛涂清凉油、辱骂、殴打、限制喝水、限制上厕所、固定体位……经140多天体罚虐待后,杨猛瘸了一条腿、瞎了一只眼睛、聋了一只耳朵……法院的法警看杨猛的讯问录像时都流泪了。旁听了常州中院审原常州食药监副局长杨猛涉嫌受贿罪的审理,有以下几个感受:


一、杨猛坚决不认罪,他认为指控他的罪名是绝对的子虚乌有,非常荒唐。他问公诉人,如果你或你的子女坐在我这个位置上,你怎么想?办案要不要讲良心?从庭审举证看,很多指控确实非常荒唐。在这么多官员职务犯罪中,坚决不认罪的好像不多见。杨猛的辩护人 @斯律斯律 和 @仲若辛 也为他做无罪辩护。面对辩护人的反驳和质证,公诉人的举证确实非常苍白无力,尽管公诉人还在努力证明杨猛有罪。作为曾经的食药监局副局长,杨猛发现当地一家医疗器械企业涉嫌造假等问题,他站出来举报那家即将上市的公司,然后他立即被常州市监察委留置。按照杨猛当庭的说法,他举报的那家企业不仅造假,还可能涉黑。在打黑除恶的当下,常州市公检法为何不按照举报线索调查处理?


二、杨猛当庭爆出其在留置期间遭遇了严重的刑讯逼供,他被留置期间不仅遭受禁止上厕所、限制饮食,就连他打喷嚏都得事先向办案人员打报告。除了打骂侮辱,连续100多天保持同一姿势坐在囚椅上,导致他的一条腿膝盖出现严重的问题,基本不能正常行走废了。长期强光照射导致他的一只眼睛只能看到亮光,也算废了。还有他的一个耳朵,长期高强度的噪音导致他听力几乎丧失,那只耳朵也废了。遗憾的是 @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面对刑讯逼供的如山铁证,坚决不为其做伤残鉴定、坚决不排非。这点确实太让人意外了,比如杨猛当庭展示其膝盖上的伤痕,公诉人依然视而不见,称“常州市监察委的取证合法合规”,然后常州中院也认为杨猛未遭刑讯逼供。


杨猛有无被常州市监察委刑讯逼供,只需要对其验伤即可。身高1.85米的杨猛,曾经是绝对的运动健将,在被留置前他的身体非常好。据当庭爆出的消息称,有次体检他的体重只有50kg。杨猛说,他被常州市监察委留置期间,办案人员不许他喝水,他只好在去厕所时偷喝洗脸盆的脏水。有时他只能吃点窝窝头的皮。他那么大的块头,不让喝水、限制饮食,也算刑讯逼供吧?杨猛问法庭,你们审我这个“犯罪的官员”为何不直播?我都不怕,你们怕什么?


三、查明杨猛有无被刑讯逼供非常简单,维他做个最基本的体检就能知道他的耳朵能否听得见?眼睛是否正常?看看他的膝盖就能知道他是否受过伤。如果常州中院坚决不为杨猛验伤,那就无法查明杨猛是否遭刑讯逼供的事实,常州市监察委其间取得所有证据就存疑不能采信。而对杨猛采取刑讯逼供的常州市监察委办案人员,也明显涉嫌诬告陷害和滥用职权或故意伤害了。常州市监察委此时应该立即调查杨猛的办案人员是否对杨猛刑讯逼供,否则如何让人相信你们办案时就是依法依规?如何让杨猛信服让我这种旁听人员信服?对杨猛涉嫌刑讯逼供的办案人员,是不是也应该投案自首?


四、监察委应当依法办案,否则就违背了你们的初衷。反贪打腐是你们的职责,你们应当模范守法,而不是让被你们留置的人指控你们违法,利用手中的权利对被留置者施暴。杨猛是你们曾经的同志,他也是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为了逼杨猛认罪,你们还把杨猛的夫人,一个户籍地在盐城的非党员滞留那么久,然后又一纸说明以办错了将其释放。你们还跨省到了广东深圳,找杨猛的儿子,去他工作的多家单位,然后告诉杨猛已经把他儿子抓回江苏了。你们还告诉杨猛,会去找他正在参加高考的孙子,杨猛在这种株连式办案中,被逼按你们的要求承认了部分事情。但他坚决不认罪,也表示那是绝对被威逼利诱后不得不签字的。当然庭审中的证据表明,对杨猛的很多指控确实很难支撑。遗憾的是公诉人依然义正辞严地“依法履职”。


五、以前的冤案多发生在普通老百姓身上,但杨猛是绝对的领导干部,他站出来喊冤确实让人意外。常州市和江苏省相关部门都应该主动站出来,主动调查然后公开结果才对。如果不彻查刑讯逼供,不改变这种办案方式,办案不能依法依规,不管是领导干部还是普通老百姓,杨猛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杨猛。尤其是常州市的大小领导干部,因为常州市监察委的办案,基本都是以你们为主的。希望江苏省监察委、江苏省检察院能关注杨猛案,常州市委、市政府也应该关注杨猛案。查清杨猛案,查清是否对杨猛刑讯逼供,就是让常州市的大小领导干部们,避免成为下一个杨猛。 @江苏检察在线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还有,近日“新华视点”记者连续3天来到西部某市一家中高档餐厅进行暗访。在包间楼层,待食客走后记者发现,一些有老人小孩参加的家庭聚会,所消费多为家常菜,而且基本都能“光盘”;而一些商务、公务接待饭局,均消费金额数目大,且浪费严重。这个判断得到餐厅服务人员的印证。“个人掏钱吃饭比较节约,一般都能吃完,吃不完也会打包。那些公务、商务接待的通常会开发票,点的菜不仅贵、量大,而且基本不打包。”该餐厅一名服务员告诉记者。根据该餐厅一些包间的消费记录和发票,个别国企人员消费菜品多、消费金额大,其中某国企接待六七个人的消费金额近3000元。


这几年,各地把制止餐饮浪费作为纠治“四风”的重要内容,但个别单位、国企人员继续用公款大吃大喝,铺张浪费严重,有一些藏匿于高级食堂、私密会所、农家乐等场所。包间内一桌8个菜,甲鱼、牛肉粒、卤味拼盘、青菜几乎一筷未动,一条六七百元的鱼只吃了三分之一。服务员一边摇头感慨,一边将这些剩菜直接倒入泔水桶中。另一个包间里,一盘价值近50元的榴莲酥一块没动过,整盘浪费。记者调查还发现,极个别机关单位、国企的食堂装修豪华,接待宴席十分奢侈,丝毫不亚于星级酒店。由于外人难以进入,隐蔽性强,这些食堂成为一些干部大吃大喝的“安全场所”。


根据该餐厅一些包间的消费记录和发票,个别国企人员消费菜品多、消费金额大,其中某国企接待六七个人的消费金额近3000元。在另外一家高档餐厅,记者看到一名被称“主任”的人结账后开了发票。当服务人员问他是否打包时,对方表示不用。“这类公款接待,即便吃不完一般也都不会打包。”这名服务员说。一名负责接待的干部在点了一大桌明显吃不完的珍馐美馔后说,知道当前正在反对餐桌浪费,但排场大小往往代表主人的诚意,不多点几个菜总感觉对客人接待不周。“再说毕竟花的是公款,算是工作需要。


记者发现,近几年,在反“四风”的持续高压下,公款吃喝现象大大减少,但个别机关单位、国企人员依然“顶风作案”,有的继续在高档饭店公款吃喝,但更多的则躲进食堂、私密会所、农家乐等场所隐蔽消费。一位基层搞接待工作的干部向记者反映,今年以来,其参加的会议、考察、调研等,中午一般会安排相对简单的工作餐,但到了晚上,就会安排比较讲究排场的接待宴席。“如果有领导出席,点的菜就会上档次,铺张浪费得很。”这位基层工作人员说,“酒也不少喝,为了掩人耳目,名贵酒是装在矿泉水瓶或直接倒在分酒壶里的。”


2020年8月2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印发工作意见,要求把制止餐饮浪费作为纠治“四风”的重要方面,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把监督节约粮食、坚决制止餐饮浪费作为一项重要任务,立足职能职责精准监督、创新监督,狠刹奢侈浪费歪风。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违反公务接待管理规定,超标准、超范围接待或者借机大吃大喝等,视情节轻重予以党纪处理。据中纪委发布的数据,今年以来,截至7月底,全国已处理违规公款吃喝问题人员5000余人。


QQ截图20201011200018.png


从以上三条新闻看,司法不公,政令不畅,是国家最大的问题。严禁违法强拆、刑讯逼供、公款吃喝是中央三令五申的。俗话说政通则人和,政通则国兴。政令不畅,小的说影响领导者的决策,大的说影响整个国家建设和进步,政令不畅可谓贻害无穷。严格的纪律,是我们党战胜强大的敌人,夺取全国胜利的重要历史经验之一。其中最为重要的,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全党逐渐形成了“党中央有令则行,动如猛虎;党中央有禁则止,稳如泰山”的优良传统作风,形成了无坚不摧、战无不胜的强大战斗力。


目前,在一些国家经济政治等方面的重大问题上,一些党员干部政府官员其觉悟与普通百姓的觉悟相比,都显得格格不入,令人叹息。这种工作作风和工作态度值得全党干部和全体政府官员认真查找和及时纠偏。最最重要的那就是加强中央权威,从制度上设立领导的核心,确保中央权威政令畅通。在政治学意义上,无论哪种解释都没有涉及“核心”的本质意义,即中国政治体制的运作,客观上要求存在“核心”;缺少了这个“核心”,体制的运作就会出现严重的问题。一般而言,“核心”也并不仅是中国的政治体制所需;任何组织和体制的运作,都要求存在权力“核心”。从原始部落社会的“首领”、封建时代的“国王”、帝国时代的“皇帝”到近代国家的“总理”或“首相”(内阁制)和“总统”(总统制),都是国家和社会的权力“核心”。探讨这样一个“核心”也历来是政治哲学和理论的核心任务。从柏拉图的“哲学王”、孔孟的“贤能”、近代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到现代的各种政治领袖(内阁制和总统制)理论,都是围绕着如何产生政治权力的核心问题。近代以来,除了无政府主义外,很少否认权力核心的重要性。


十六大之前,中共的表述是“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十六大之后改为“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领导集体”。十八大一方面延续了这个提法,即“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但少了“领导集体”的概念。现在看来,十六大没有确立胡锦涛为执政团队的“核心”,非常欠缺考量,甚至有很大缺陷。当时的情况是为了发展党内民主的需要,因此特别强调“领导集体”,但对党内民主和领导核心之间的关系没有足够的认识,制度设计跟不上,不能在领导核心和党内民主之间实现制度平衡。结果,党内民主发展了,但权力核心不见了。没有权力核心,党内民主很快就演变成为顶层“分封制”,政治局常委“一人一块领地”,权力过度分散和制衡,结果造成了很多负面的影响。


第一,退休政治人物继续是实际上的执政主体,尽管退休政治人物总会想办法延续其政治影响力,但如果对现任领导产生过度的制约,体制就很难运作,退居“二线”的领导人积极干预甚至主导“一线”领导人,导致权力和责任的不一致性。第二,现任领导层不能形成有效的政策,更不用说是执行政策了。胡锦涛领导集体开始时也有宏伟的改革计划,但最后都是执行不力。第三,腐败盛行。尽管也有反腐败动作,但受党内既得利益的阻碍,反腐很难有效。第四,党内寡头政治形成,即官方所说的“团团伙伙”,如周永康、令计划、与军中的徐才厚和郭伯雄等。第五,党指挥不了枪。“党指挥枪”是共产党执政的核心。军中“团团伙伙”不仅导致了巨大的腐败,而且军队干预政治。第六,最重要的是没有人承担政治责任。任何政治体制都必须有人承担主要政治责任,承担政治责任是任何体制有效运作的要求。在十八大之前所谓的“集体总统制”下,经常出现集体决策导致无人决策,集体负责导致无人负责的局面。在权力过度分散的情况下,即使主要领导人想负责任,也经常无能为力。所有这些现象的存在和恶化,使得十八大之前执政党处于深刻的政治危机之中。


现在中国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政令不畅,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地方不执行中央的方针政策,使中央的决策得不到实行,解决不了这个根本问题,中央的方针政策再好也是没用的。全国政协委员杨志福曾当面向总理温家宝念出了一段近些年流传的民间顺口溜──“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国务院下文件,一层一层往下念,念完文件进饭店,文件根本不兑现。”他认为,夸张的顺口溜反映的虽然不是主流,但问题也的确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存在。 2015年4月15日,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严斥一些部委和地方文件运转流程繁冗、拖沓,亟需进一步简化流程,加快简政放权进程。李克强总理说,我们出台的许多政策,中央和各部门已经研究了很长时间,经过详细测算,并制定了非常具体的执行方案,但却常常因为繁冗、拖沓的所谓“会签”,让一些好政策“迟迟落不了地“中央研究了一年多,拿出政策,结果各种手续再走上一年。


加强中央权威、确保政令畅通。我认为;解决政令不畅问题,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让习近平主席集权。中共中央应该设立主席职务,由习近平担任党国主席和全国人大委员长,让他拥有立法权及有监督一府二院的执政执法权,使中国的最高权力真正归属全国人大。中国决不能再搞集体领导了,集体领导往往给人认为反正什么都是集体决定的,无所谓,出了事互相推诿,无人负责,无法追究责任,集体领导还导致政权无权威,造成政令不畅。


有人说权力高度集中很容易导致腐败,这个论断是很片面的,从全世界范围看,多党竞选的国家也是存在腐败的,比如民选的秘鲁总理和总统,乌克兰总理,菲律宾总统,巴西总统,法国总统萨科齐,韩国总统金大中、卢武铉、李明博,还有中国台湾地区的陈水扁。美国也有贪腐总统,2002年美国某机构公布“最腐败”名单,克林顿夫妇高居榜首2002年底,美国一个专门监督政府贪污腐败情况的机构“司法观察”24日公布了2002年度美国的“最腐败”名单。在这张共有20多人的名单上,美国前第一夫人、现任纽约州民主党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位居第一,紧随其后的则是她的丈夫——美国前总统比尔·克林顿。去年,美国民主党12名候选人在俄亥俄州,进行第四场辩论,期间团结一致,将矛头对准特朗普,发言支持众议院弹劾。其中,被认为是2020年美国大选最有竞争力的候选人——拜登更是直言不讳说,“他是我们历史上最腐败的总统”!


人性贪得无厌,欲壑难填才是腐败滋生的土壤,只要存在欲望,控制不住自己,就会伸出手去拿不属于你的东西。我相信无论在什么国家,人都是一样的,恐怕只有高度觉悟,礼义廉耻在心的人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手吧。防治腐败从来就不是一劳永逸的,是需要持之以恒,坚持不懈进行反腐与防腐的斗争。这就需要加强人民的监督与各党派的监督,监督力不强,当选的人都会随时走向腐败。中国目前最应该做的就是把监督做到位,让国家各机关各部门无从伸手,没有腐败的机会,将一切腐败的手段化为无力,甚至忘记腐败,只有兢兢业业为民的思想,国家才能政治清明,人民才能安定团结。


从现实角度而言,中国也不适合实行两党或者多党竞争轮流执政。中国正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的力量不能因为政治上的竞争或者斗争而分化,现在我们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国的周围不是很安定,国外反华势力与国内的分裂分子仍不死心,我们不能因为竞争造成力量分化而给这些势力以可乘之机。只有团结成一股绳,众志成城,才不会被逐一击破,如果力量分化,国外反华集团与国内的分裂势力很容易利用各派之间的竞争见缝插针,诱之以利并胁之以力,很容易就达到控制竞选的一方甚至多方的目的。大家都明白一根筷子很容易折断,一把筷子攥在一起就难以折断了,现在还有人想着从一把筷子中把一根根筷子都抽出来递给敌人让他们一根根折断,那是愚蠢,民主不是靠幻想的,需要依靠力量与实力维持。今天的美国各政党也是被很多大资本家左右的,这些政党没有一个是真正的人民的政党,他们竞选的经费都是出自于这些大资本家,竞选的政党当选后自然要以维护这些大资本家的利益为第一要务。中国需要发展,需要崛起,需要战胜来自多方的敌人,就要统一思想,亿万人民攥成一个铁拳,团结在一起,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最终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刚吃饱饭,刚有一个像样的家,就想着要分家,只能寒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心。


有人说,在现代社会西方发达国家,都是多党轮流执政。其实这是一种任意的夸大和欺骗,甚至是有人恶意伪装。我们以美国为例,首先我们说美国从来不是多党轮流执政。即使以美国包装出来的伪装来看。美国主要就是两大党派。很多时候,一个党的总统可以连续多任。实际上美国的总统更多的时候并不代表自己所在的党派。而是利用一个党派来取得自己的任职资格。因此一个政治家改换党派很正常。但是美国总统并不是美国的权利核心,很多时候美国的议院比美国的总统具有更大的权力。这就是制定法律的权力。而美国的议院很少一党独大,而是多数情况下,必须两大党派合作。也就是说在制定法律方面,其实这两个党大多时候是一致的。美国两院还不是美国的权利核心,很多时候美国的法院比参众两院还具有更大的权力,这就是宪法的解释权力和法律的裁决权。可以说美国的权利核心就是美国的宪法,它的权力支柱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司法,掌握在司法体系主要有法院、监狱、军队;二是立法,掌握在议院体系,主要包括制定行政法律、核定行政编制和经费、对行政人员进行检察;三是执法,掌握在行政体系,主要有总统、国务院、军队参谋总部。因此事实上,在美国只有一个政党,那就是美国宪法党。民主党和共和党不过是这一个党中的两个派而已。


世界上其实没有一个搞民粹式民主。以美国为例,其政治体制不过是准君主制的改良形式。英国和日本甚至仍然是君主立宪,当今英国还有女王日本还有天皇。中国近现代史,就是一部追求民主化的历史。令人感概的是,在如此重要的议题上,中国有些留洋的知识分子之知与行均不着边际,他们总是走极端,要打倒了君主,想搞西式民主,搞到最后就变成了无主。心中无主,国中就无主,一个主权领土完整却无主,民主的路径其实就在君主制之中。无论是国君作主,还是君子作主,一定要有个主子。剩下的事情,不过是让这个主子不要脱离民意束缚。毛泽东知道这个道理,所以搞了一点个人崇拜。邓小平也知道这个道理,于是树立了一个核心。集权未必就不好,中国之大,必须要有一个大权独揽的国家领导人,有了权威,才能令出中南海。


维护党中央权威和维护习近平主席的核心地位是统一的。党中央权威是具体的而不是抽象的。维护习近平主席的核心地位,就是维护党中央权威;维护党中央权威,首先要维护习近平主席的核心地位。在我们这样的大国、大党,全党必须紧密团结在以习近平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周围,一定要有一个坚强有力的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委会,一定要有一个“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的主席作为核心,这样才能凝聚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各位成员的智慧,凝聚各级领导干部的智慧,凝聚全党的智慧。全党都自觉向习近平主席看齐,向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看齐,向党中央决策部署看齐,党中央就有权威,党中央制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就能得到全面贯彻落实。


中国台湾地区民主没有君主,造成群龙无首,政党恶斗,族群撕裂,乱象丛生,弊案连连,经济停滞,生活滑坡,正气不彰,邪气横行,社会动荡,民怨沸腾。政客呼风唤雨,设陷阱搞暗算,你咬我我咬你,抹黑对手不择手段;“立法院”内攻击对骂、肢体冲撞成了家常便饭;执政党抛开执政责任,无视经济,冷漠民生,意识形态挂帅,一切围绕选举转;陈水扁身为台湾地区最高领导人,带头挑动族群斗争,一次又一次的“台独”言行把两岸危机推向危险的边缘,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诚信丧尽,寡廉鲜耻,前有靠两颗神秘子弹上台的疑团,后有面对百万“红衫军”民意和检方贪污指控而拒不下台的丑剧,如今在台湾已身败名裂,威信扫地;整个台湾,地无分东西南北,人无分男女老幼,都被卷入无休无止党派争斗的漩涡之中,社会处于被严重扭曲的状态。


当然:民主是现代社会的共同追求,政党政治也是当今世界普遍现实。现在的问题,不是要不要民主,要不要政党政治,而是要什么样的民主,要什么样的政党政治。世界上没有抽象的最好的民主政治。最好的民主政治,就是具体的、适合本国或本地区社会实际的民主政治。中国应该实行党主民主的政治制度,党主民主的政治制度就是由党领导人民举选官立法,依法治国。目前;有些党内人士一提民主政治就害怕失去政权,其实正是实行民主政治才能使党的政权长期稳固的,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听人民的话按人民的意办事,岂能不得民心。另外,民主也是多元的,各个国家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相应的民主模式。君主立宪、一党独大、两党轮流、多党竞争等,都是维护和实现民主标准的有效手段。但其标准或核心价值则是单一的:对公共事务实行公开讨论决定、公开对话和公开争论的原则。在这个原则之下,中国可以根据自己的国情选择适合的民主模式。


党不要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管的事很多,从各部委省市区一直管到县镇乡村,很累也管不过来,出了贪官还要被民怨,现在大多数地方官完全就是欺下瞒上的土皇帝,官僚腐败欺压百姓,中央想管无力,百姓状告无门,是极易官逼民反的,这就是我以前所说的不搞民主党会累死之道理。 地方官完全可以交给当地人民举选管理,中央要集权,把地方的权力分开,也就是中央集权,地方分权,地方分权会进一步加强中央集权。不会出现藩镇割据,中国的政治体制和党的政权会更加稳固,这是与我们国家的国情是相适应的。各级行政司法候选官员可以由各地方的各党派及无党派组成去竞选。这样做与党政分开一样,官员干好了是中共的功劳,干不好了与中共无关,因是人民自已选的,人民不会怨中共的,人民不会怨中共,中共就能长期执政。众所周知,一个人的命运决定权在谁手里他必定要为谁服务,官员也是一样,是由人民选举的官员必然会全心全意大公无私地为人民服务 ,道理很简单,你不为命运决定者服务,你的命运就得重新选择。这样一来,官员自然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了,也就不存在人民对党不满了,人民对党没有不满了,中共就能长期执政,这样对国家和人民及共产党都有好处。


司法不公现象是侵入党和国家机关健康机体内的病毒,如果我们掉以轻心任其泛滥,就会葬送我们党国的政权,司法公平正义关系到我们党的先进性能否保持、关系到我们党能否取得人民群众的拥护、关系到我们党的执政地位能否巩固。司法公正与否,直接关系到一个政权的生死存亡。这是早有结论的,但是如今许多人对此还缺乏深刻的认识。鸦片战争的时候,当英军与清军在珠江口大战正酣,岸边却聚集了数以万计的当地居民,他们冷漠地观看自己的朝廷与外敌作战,当官船被击沉清军纷纷跳水时,居民竟然发出喝彩声。后来英军北上,也有类似情况。到了八国联军进攻北京时,老百姓不仅围观,甚至还加入到为洋人推车、搭梯的行列。大清国的子民之所以如此不忠,固然与清初的大肆屠杀有关,更与清王朝持续多年的大兴文字狱和清末猖獗的司法腐败不公有关。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没有外敌入侵,清王朝也是难逃灭亡厄运的。


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不要小看两个农民因一块屋地、一头耕牛所打的官司,更不要因为这样的官司很小就认为徇私枉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法官头顶上的国徽可不是用来吓唬老百姓的,而是提醒我们肩负关系到党国政权存亡重任的。司法作为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而法院无疑就是这道最后防线的终极守护者,与人民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有些法官对法律的任性解读,任性判决造成了案件判决后,会不停地制造社会矛盾,当事人不得不再去申诉,申诉再申诉,导致信访局门庭若市,造成有些状告无门的人报复社会滥杀无辜。一些遭遇不公的当事人甚至直接绕过法律程序,作出危及他人危及整个社会的极端举动;又或者利用自己的某种关系解决纠纷,向“黑社会”求助,这将引发更严重的社会冲突。


司法公正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来说,都是一场双赢游戏。司法公正,牺牲掉的只是少数权势人物,而赢得胜利的则是整个政权。司法就象一个风向标,它会引导着社会风气向好的或坏的方向发展。健康的司法是惩恶扬善,引导社会风气向好的方向发展;司法结果是惩善扬恶,它将引导社会风气向坏的方向发展。各级司法行政机关必须依法履行职责,决不允许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党要加强对司法的全面领导,重点监督纠正司法不作为乱作为、量刑畸轻畸重等问题,完善律师权利保障和救济机制。得民心者才能得天下,这是千古不变的铁律。党一定要知道。任何人伤害老百姓的利权就是等于伤害党的政权之逻辑。对司法机关不公正的裁决,决不能袖手旁观,更不能让司法机关独立办案变成独立王国,肆无忌惮地暴力违法执法贪赃枉法。司法机关要有人监督还要有人领导才能清正廉洁秉公执法的,中国的司法决不能脱离党的领导,对贪赃枉法不作为乱作为的司法人员必须要严惩不贷,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北京中公法律咨询中心主任陈中华


复制 北京法健咨询服务中心.jp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