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论坛
陈中华:法学大学教授自杀,是法制社会的悲哀

陈中华:法学大学教授自杀,是法制社会的悲哀

陈中华.jpg

近日,在女明星郑爽屠榜热搜时,一名四川师范大学教授庹继光离奇跳楼身亡。不了解的人或许根本没兴趣关注这件事,但是了解的人却知道他的死没那么简单。因为他生前,曾经有过一次悲壮的举报!他在2020年10月,曾举报成都某官员滥用职权,暴力拆迁一事,并曝光了种种内幕:

图片

  庹教授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痛诉:自己有两处房产位于成都市成华区青龙场、万年场,均持有房产证,但是随后遭遇模拟搬迁。在拆迁过程中,拆迁人员先后使用威胁、围堵、借助工作单位进行打压、网络造谣进行诽谤等方式,试图逼迫自己和家人签约,但自己始终没有答应。

  最后,成华区区长蒲发友主持召开了区政府常务会议,在没有签署拆迁协议、没有启动征收程序、没有申请司法强拆等前提下,对庹教授夫妇的两套住宅进行了暴力拆除。不管庹教授如何苦苦维权,都没有得到公平处理和回应。

  就算他昨天自杀身亡,生前的举报信曝光,成都市委宣传部有关人士也只是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此前未获得任何相关信息。”而万年场街道办事处有关人士则明确表示:“不接受任何记者的电话采访。”怎么?东窗事发才来说并不知情?还要拒绝所有媒体采访?这不是亏心事做多了是什么?

图片

  为什么了解完庹教授自杀身亡一事后,我会觉得特别可悲?那是因为他既是文学博士,还是新闻传播学博士后,还是法学博士后,并且除了是名校教授之外,他还是一名律师。说白了,这算是一个读书人能达到的顶峰了。

图片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新闻和法学双重背景,又代表着真相和正义的专业知识的人,最后都在面对强拆维权之路上,困难重重,处处碰壁。可想而知,换了其他普通人面对这种事情,得多难啊!而成都在暴力强拆这块上,一直都有“丑闻”,也一直都有人在网上痛诉曝光:

图片

  不管是上面十年前的帖子,还是下面五年前的帖子,无一都在指出:人民利益没有得到保障,维权尤其艰辛。

图片

  更何况之前还有四川省高院裁定强拆侵权属实,但是成都国土局却说“这是合法”一事发生。那到底是合法还是不合法呢?这真是荒诞讽刺。

图片

  正如庹教授妻子在丈夫死后说的:“他说我们学法律,学新闻,但救不了自己。”并且庹教授妻子还认为,丈夫是因为房子被强拆而想不开的,因为强拆后,他本人一直维权无果,非常沮丧。加上庹教授夫妻二人,在学校也一直遭受打压,妻子觉得,“他可能是觉得没有指望了”。看完旁人不禁觉得现实有时令人毛骨悚然,所谓兔死狐悲,何况是这么受同行欣赏受学生爱戴的教授呢。

  说到底,一个精通法学的大学教授之死,是法制社会的悲哀。庹教授穷尽了自己的才能,试了各种维权的办法,但是都没有让举报官员一事有一丝一毫起色。庹教授据说平日是一个清高的人,或许真的受了传统文化“武死战,文死谏”的影响,而决定以死来抗争当下暴力拆迁这个不公平现状。

  一位大学教授尚且如此,平民百姓又能如何?如果每次出了事,都要用极端方式来换取社会的关注,甚至是法律的公平裁决,那真的难以想象。所谓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无论如何,希望每个人遇到这种事,还是不要以命相搏,因为一息尚存,总还有翻盘的机会。

  同时也希望法制社会下的“问题”能得到逐步改善,成都市关于强拆的民生问题也应该被曝光和彻查!要让老百姓看到,依法维权是一条可行的路。目前纠正冤错案件的程序(审判监督程序或者说再审程序),在设计上是有一定问题的。案件再审复查一般是由原办案机关包括法院或检察院启动,也就是说,谁办的案,自己复查、自己启动。

这种情况下让他们主动纠正自己的错误很难。比如聂树斌案,他的家人申诉了多年,河北司法机关多次驳回了申诉,认为这个案件没有错。这个案件最终能够得以纠正,就是由最高法院指定山东省高院进行复查,发现了确有问题之后,又由最高人民法院直接启动了再审程序,才把这个案件纠正。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如果最高法院没有指定山东高院复查这个案件,还是由河北的相关机关来复查,很有可能到现在还纠正不了。所以审判监督程序有必要做一些修改,应当建立最高人民法院指定异地审查、启动再审程序的机制。


此外,目前复查过程中主要是书面审查,缺少当面听取意见或者公开方式听取意见的机制和程序。应当建立申诉案件复查的听证程序。聂树斌案件在山东省高院复查期间,就召开了向社会公开的听证会,社会效果、法律效果非常好。


对申诉案件建立公开透明的复查机制,不仅有助于发现冤错案件,而且如果不是冤错案件,通过公开听证,也能让当事人知道他的案件到底是不是错了、为什么不纠正、为什么被驳回,可以起到一个很好的息诉罢访的效果。


北京中公法律咨询中心主任陈中华


1.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