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论坛
​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加快发展数字货币
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加快发展数字货币


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采用的是中心化,但是,在其他国家发行数字货币,则必须去中心化。

 
中国人民银行2021年2月24日披露,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以及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宣布联合发起多边中央银行数字货币桥梁研究项目(m-CBDC Bridge)。该项目被视为中国数字货币国际支付的重大尝试。

首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联合发起的研究项目,只是一个研究项目,其目的就是要研究在各国推广数字货币。

众所周知,中国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组建合资公司,尝试发行中国数字货币之后,面临的重大问题是,如何让各国相信中国的数字货币,并且愿意使用中国的数字货币。如果按照传统的货币推广模式,建立新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显然是不现实的。且不说美国不会放弃自己的货币霸权地位,一定会坚守“布雷顿森林体系”,把美元作为国际储备货币和支付结算货币。仅从数字货币自身的特点来看,由于只是一连串电子数据,因此,让其他国家储存中国的电子货币或者数字货币,就意味着让其他国家承认中国发行的电子数据,这在短期内是无法实现的。

虽然中国数字货币由中国主权担保,并且由中国人民银行实施监督控制,但是,对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而言,如果不掌握电子数据的核心内容,他们既不会使用中国的数字货币,当然更不会储存中国的数字货币。

最有效的解决方案是,让中国数字货币形成数据库,并且运用区块链系统,以“分布式账本技术”,取信于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通俗地说,就是要让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看到中国的数字货币或者数据货币背后是中国人民银行的主权承诺。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数字货币,相关国家中央银行可以通过协议的方式,与中国人民银行建立担保关系。

不过,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一些国家中央银行签署的协议,只不过是“研究项目”,尚未贯彻落实。也就是说,中国人民银行在中国境内发行数字货币成功后,与其他国家的中央银行取得联系,以科学研究的方式,让相关国家的中央银行了解中国的数字货币,并且通过建立数字货币数据库,采用区块链系统,让其他国家同步看到中国数字货币背后的国家主权担保。

中国数字货币数据库可能是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货币数据库。中国在与其他国家中央银行进行数字货币交换的时候,只能开放中国数字货币数据库的一部分,也就是对外进行数字货币结算的部分。这对于中国数字货币安全以及中国的金融主权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其次,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相关国家和地区的中央银行签署协议,开展有关研究项目,一方面可以为那些短期内无法开发数字货币的国家使用数字货币提供选项,他们可以早期参与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有关研究项目,并借此机会了解数字货币的发行情况,等到时机成熟,在本国或者本地区推广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发行的数字货币,或者借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发行的数字货币,探索开发本国的数字货币。另一方面,由于建立了数据库,并且采用分布式记账方式,参与研究国家或者地区中央银行可以及时了解数字货币的存储以及数字货币的流通情况,这对于相关国家或者地区的中央银行牢牢把握金融主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虽然中国的数字货币发行采用的是主权发行模式,是典型的货币中心化表现,发行数字货币所有信息都储存在中国人民银行的相关数据库中,但是,在跨国数字货币使用过程中,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采用的是一种“去中心化”技术,也就是在数据库中建立一种数据分享机制,而且采用区块链系统,与其他国家或者地区中央银行分享有关数字货币的信息。这样既尊重相关国家的金融主权,同时又可以让相关国家充分了解在本国流通数字货币基本情况。

通俗地说,就是在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建立统一的数据库,实行中心化管理。但是,相对于中国的数字货币系统而言,中国数字货币与其他国家或者地区中央银行发行和流通的数字货币之间关系则是典型的“去中心化”关系。每个国家或者地区的中央银行都掌握绝对的控制权,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数字货币的中心,但是,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相关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签署的协议,则试图通过分布式记账的方式,让每个国家或者地区的中央银行都了解在本地区流通中国数字货币的基本情况,并且可以根据国家金融安全和发展的需要,随时调整中国数字货币的发行量以及投放速度。这对于维护一个国家的金融主权,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

第三,中国数字货币国际化,面临许多难题。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未雨绸缪,一方面与相关国家或者地区中央银行开展项目合作,让相关国家或者地区的中央银行充分了解中国数字货币的基本情况,另一方面则通过科学研究项目,建立信息分享系统,并且以科学实验的名义发行数字货币,检验数字货币国际化系统是否畅通无阻。

诞生于欧洲但由美国主导的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历史悠久,已经被各国普遍接受。设计数字货币国际储备和结算系统,组建数字货币信息传递系统,需要相当长的时间。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以科学研究的名义与相关国家中央银行合作,可谓是一箭双雕。既增加了中国数字货币的透明度,同时也可以让相关国家了解数字货币流通情况。

由于充分尊重相关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的金融主权,因此,在项目实施过程中不会遇到太大的困难。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试验项目,有可能会在广大发展中国家普遍推广,因为这些国家既没有独立研制数字货币的技术力量,同时也不可能将本国的数字货币国际化,得到本国人民承认和外国客户的认可。他们迫切希望发行数字货币,以减少货币发行的成本,但是,如果将本国货币发行权拱手相让,那么,本国人民不答应,政府将会面临巨大的压力。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提供的研究方案,一方面可以确保他们牢牢地把握主动权,另一方面也可以让他们参与中国数字货币系统建设,这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

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方案,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对跨境交易全天候同步交收(PvP)结算,相当于数字货币系统组建了一个全天候的金融机构服务于客户。这对于改变传统的金融决策模式,切实保护交易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提高交易的安全性和便利性,具有历史性的进步意义。

当然,由于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存在,并且已经形成了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这些既得利益集团是否会破坏中国的研究项目,干涉相关国家中央银行与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机构开展相关科学研究活动,值得高度关注。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会出现庞大的既得利益集团。而既得利益集团对于科技进步、市场发展将会起到极大的阻碍作用。中国推广数字货币的过程中,一方面要采用科学实验的方式,循序渐进,但是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出现突发事件,从而导致中国数字货币国际化步伐戛然而止。

美国国会举行听证会,美国国会议员对于美国电子商务企业开发的数字货币持强烈批评态度。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是因为美国国会议员是既得利益集团代言人。他们为了维护美国现有结算体系,巩固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为基础的金融体制,断然拒绝美国电子商务企业开发的数字货币。

美国电子商务企业不会就此罢手。他们一定会继续开展研究,向国际市场推广使用便利的数字货币。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表面上对数字货币持谨慎态度,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已经组建数字货币的研究机构,并且准备推广自己的数字货币。

对于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这个历史悠久的国际中央银行而言,作出这样的决定实属不易。形势不等人。如果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固步自封,拒绝采纳数字货币方案,那么,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在未来的国际金融结算中,影响力会迅速下降。

中国开发数字货币起步相对较早。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快马加鞭,一方面在国内推广数字货币,检验数字货币的安全性和便利性,另一方面,通过组建合资公司,试图借船出海。现在看来,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负责人高瞻远瞩,具有战略决策能力,充分发挥国家治理体系的优越性,与相关国家和地区中央银行开展跨境数字货币联合研究,目的就是要借助于联合研究平台,向国际社会推广中国的数字货币。

当然,如果中国人民银行和其他国家(地区)中央银行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早日将中国的数字货币推广开来,那么,相信不久的将来,美国所主导的国际金融秩序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美国迟早会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中国必须采取果断措施,加快数字货币国际化发展步伐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