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论坛
陈中华:西方的帝国主义国家、根本就没资格讲人权

陈中华:西方的帝国主义国家、根本就没资格讲人权


陈中华.jpg


  在近代史上,美帝、英国、法国、德国哪个不是血债累累?当年的英联邦国家哪个没有犯下反人类的种族灭绝罪行?英国在北美、澳洲、东南亚做的事情,法国、德国在非洲做的事情,德国对犹太人做的事情,哪一个有点“人”的味道?一群双手沾满鲜血、靠屠刀和子弹发家致富的强盗,懂得什么是“人权”?


  在所谓“地理大发现”中,西方列强对北美洲、南美洲犯下了种族灭绝最新,数千万人印第安人原住民死去,美国政府、加拿大政府甚至公开发动种族灭绝战争,驱逐、屠杀印第安人。


  在长约400年的黑奴贸易中,英法美将1200多万人从非洲运到了美洲为奴,有1000万人在运输中死亡。1904年至1908年,德国殖民军杀害了10万以上土著民,包括赫雷罗族的3/4人口和纳马族一半以上人口,被联合国经社理事会人权委员会报告称为“20世纪的第一场种族灭绝”。二战期间德国纳粹屠杀了近600万犹太人,其中包括了100多万儿童。法国军队殖民期间在阿尔及利亚屠杀了550万人......


  十年前,互联网公知、段子手喜欢讲“炮决”,可是他们不知道,真正的“炮决”确实是存在的,英国人就是这样对待印度起义军和穆斯林的。


  你大概会说,这些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但事实是,直到几十年前,西方殖民者依然在进行大屠杀。


  1952年,肯尼亚主要部族之一的基库尤人向白人定居者要求政治权利和土地改革,随后演变为一场被称为“毛毛起义/反叛”的血腥的武装冲突。英国殖民当局从英国本土调集军队,对毛毛反抗运动进行弹压,对肯尼亚实行了近10年的紧急状态。英殖民当局对毛毛反叛的镇压手段极为残酷。据肯尼亚人权委员会公布的数字,16万肯尼亚人被关押,9万多人遭到了处决、酷刑折磨或肢体残害。


5.jpg


  1954年,法国军队对北非的阿尔及利亚独立运动进行残酷镇压。法军对阿尔及利亚人动用了大量的酷刑,造成了成千上万阿尔及利亚人的死亡。法军的暴行变得制度化,殴打、电击、水刑、性侵犯和强奸很普遍,士兵公然在大街上调戏妇女,有时还强迫遭到侮辱的妇女拍照取乐。法军将数以百计的嫌疑人从直升机扔下投入大海,有时尸体会浮上海面,由于担心屠杀暴行为外界所知,法军将反抗者双脚踩进水泥里,等水泥凝固之后连人带水泥送上直升飞机,飞到大海上方,将人活生生扔下去!


  他们会强迫被关押的囚犯或者父子之间进行相互殴打,甚至还强迫他们观看亲人受刑或者遭法军强暴。对于妇女法军还专门为她们安排了针对性的侮辱手段。强迫她们吞食自己的排泄物,电击妇女的乳房和私处......所有反人类的兽行,他们都干过。


  他们会强迫被关押的囚犯或者父子之间进行相互殴打,甚至还强迫他们观看亲人受刑或者遭法军强暴。对于妇女法军还专门为她们安排了针对性的侮辱手段。强迫她们吞食自己的排泄物,电击妇女的乳房和私处......所有反人类的兽行,他们都干过。


  而美国,是二战后发动战争最多,屠杀人民最多的国家,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入侵格林纳达、入侵巴拿马、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轰炸叙利亚......这样的战争贩子,种世界毒瘤,居然还有人把它称作什么维护和平的自由灯塔。


  直到今天,21世纪,美国军人、英国军人、澳大利亚军人依旧在他国的土地上虐杀平民、割喉儿童、杀人“练胆”,杀良冒功。


  “澳大利亚特种空勤部队涉嫌谋杀了39名阿富汗平民,杀死这些手无寸铁的人有时只是为了让年轻士兵“嗜血”。士兵们会因此沾沾自喜,清点人数,然后把电话、武器等物品放在尸体上,为惨无人道的谋杀事件编理由。他们甚至把两个14岁少年割喉后,丢进河水里……士兵们做坏事以融入团队,这成为嬉笑的一部分。”


  据澳大利亚士兵说,澳军这种行为,都是跟英美士兵学的……“无论我们做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英国和美国士兵做的要糟糕得多。我看到我们的年轻人站在一边,羡慕他们所做的事情,看美国士兵如何折磨他人。”


  但我们不一样,新中国和他们完全不同,近代中国一直是被侵略、被压迫、被欺辱的第三世界国家,我们是殖民主义、帝国主义的受害者,但新中国成立后,我们除了反击过帝国主义强盗,并没有报复过这个糟糕的世界,我们一直坚守着和平和道义,我们没有迫害过任何民族,我们更没有搞过种族主义,我们一直在说“世界人民大团结万岁”。


  可是,西方的“人权问题”屎盘子却一年接一年往我们头上扣,他们甚至把这一套玩成了百万漕工衣食所系的生意,政坛上的阿猫阿狗想要上位,就得“反华”先行,满口人权、自由,攻击中国,才能得到支持。他们年复一年对自己的人民洗脑,把我们描绘成低劣、残暴、FXS的东方“利维坦”,描绘成“海那边的敌人”,他们才能真正从民意上转移矛盾,说得严重点,这是一种长远“战争准备”、“战前动员”,和历史上十字军东征前天主教的鼓动是一样的。


  说什么“人权”,人总该有活下去的权利吧?说什么“自由”,人总该有生存的自由吧?


  可是他们除了满口人权、自由,却从不关心自己国家人民的生存权,死个几十万人,波澜不惊,似乎死的不是人一样,明明种族歧视、种族仇杀此起彼伏,可是他们依旧假装看不见,似乎被杀的也不是人一样。


  我们跟这帮伪善做作的东西真的是无话可讲,他们三分人样没有学会,七分兽性确实根深蒂固,你和他们谈不到一块去,只有强大起来,才能无视他们的信口雌黄、造谣污蔑、颠倒黑白,才能一个耳光扇回去,问问他们自己的人权问题。


  我真的希望有一天,非洲人民、南美洲人民、美洲原住民、中东人民、东南亚人民、所有第三世界被压迫的民族都能站起来,都能强大、先进起来,那时候,我要看看西方帝国主义的下场。


北京中公法律咨询中心主任陈中华


北京中公法律咨询中心.png


电话直呼
在线客服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13683233288
还可输入字符250(限制字符250)
技术支持: 国际新闻信息网 | 管理登录
0